澳门新莆京官网网站登录app

第三百零一章 政变

第三百零一章政变

这群黑影便是刺客一族。他们早在丹尼尔出门找圣泉时,受雇于爱德华?二世,前来行刺丹尼尔。

爱德华?二世与强纳森不同,他不用担心丹尼尔是不是自己的儿子,对丹尼尔无所顾忌,反倒要趁早解决他,不然要是他真的是强纳森的儿子,与强纳森联手起来对付自己这就麻烦了。因此雇用了刺客一族,欲暗中解决丹尼尔,让他死于异乡。当时克莱德就是知道了爱德华?二世的阴谋,才会偷偷出来将丹尼尔劫走,欲将他带回布鲁家,回到爱德华王的庇护下。

刺客一族本来的目标是加百列,因为加百列误将从法兰克那里得来的毒豌豆让刺客一族服下,却意外害死大多数刺客一族,遂成为刺客一族的首要目标,这也是辛西亚之所以跟在加百列身旁保护他的原因。但爱德华?二世出高价暗杀丹尼尔,刺客一族便先将目标从加百列身上转移至丹尼尔,决定先解决这年轻的小王子,再来对付族人的大仇人。

当时克莱德为了保护丹尼尔,谎称爱德华?二世将暗杀丹尼尔的命令改成活捉丹尼尔,没想到,却与刚才得知继承信物在丹尼尔手上的二世不谋而合。刺客一族决定活捉丹尼尔给爱德华?二世。

自那次挟持丹尼尔不成,刺客一族便暗中跟着丹尼尔,但他一直与洛基一起行动,曾吃过洛基苦头的刺客一族便不敢冒然行动,眼下见丹尼尔好不容易与洛基分开行动,而身旁的女巨人又被军队缚住,实是天赐良机,便趁军队至酒馆休息时,暗中袭击他们。

两个黑影跃上板车,一人一手挟着丹尼尔要走,丹尼见状,咬住其中一人的小腿,那人用另一只脚将丹尼一脚踹开,丹尼瞬间被踹飞至板车下。

丹尼尔大叫:“丹尼!”

刚被解开手脚的邦妮手脚仍酸麻,使不上力,但她仍试图上前抓住丹尼尔,却也因为没力气跟着丹尼一起摔下板车。眼见丹尼尔被抓,邦妮急喊:“丹尼尔!”

忽然从身后飞来两罐酒瓶,分别击中抓住丹尼尔的那两人头部,力道甚大,那两人头部涌出鲜血,应声倒下,当场死亡。

“邦妮?派克?妳平时不会这样任丹尼尔被人抓走,妳受伤了吗?”

一人从酒馆里走出来。

丹尼尔一愣:好熟悉的声音……这人是……

“艾瑞克!”邦妮喜叫。

艾瑞克披着月色现身。艾瑞克雄壮威武,邦妮身长约一米九,艾瑞克长得比她还高,虎背熊腰,宽肩似能扛起一切,艾瑞克是能让人安心的存在。

人们知道艾瑞克的厉害,都笑说他之所以没能加入黎明骑士团不为别的,只因为长相。

黎明骑士团─由巴罗家四兄妹领军的布鲁家军团。四人的盛世容颜与他们的武力一样享负盛名,或许还更甚。毕竟,众所皆知,他们比朝阳还灿烂,总是踏着晨曦而来,个个都是媲美天神的长相。众所皆知,正如同众人都知道爱德华?二世爱美一样。人们笑,这是为什么二世没将艾瑞克收归麾下的原因。

艾瑞克长得并不丑,他只是邋遢。从不打理的头发与满脸胡渣都昭示着主人的不拘小节。艾瑞克豪迈粗犷的外型让人很难将他与金贵的布鲁家联想,他不像出自豪门,而像是个混迹街头的草野匹夫,他忽然出现在这里并不让人意外,仿佛他本来就来自这荒郊野外。

艾瑞克?加里坡底,强纳森?布鲁的第一近卫。加里坡底家擅用长枪,他们一家被称为“布鲁长枪”,他们的长枪是布鲁家的铜墙铁壁,任何进犯者都会死于枪下。

但好景不常,加里坡底一门忠骨在爱德华王的光荣时代尽数牺牲,只留下艾瑞克一人。爱德华王让艾瑞克在布鲁家享有王子的待遇,让他与二世和强纳森一起读书练剑,但从小心高气傲的二世却认为,王子与近臣不能混为一谈,因此艾瑞克与强纳森玩的最好,长大也就成了强纳森的第一近卫。

不知道是不是和强纳森走的近的缘故,艾瑞克与强纳森都有股洒脱不羁的气质,艾瑞克更是,他是向往自由的飞鸟,漫天不着边际的飞,他比他的主人还潇洒。

布鲁家因为王位继承一事,搞得乌烟瘴气。虽然众人仍是维持表面的和平,但其实却在暗地里勾心斗角,表面风平浪静的布鲁家,实则暗潮汹涌。艾瑞克虽贵为名门世家,但为人豪爽,不喜名利,他最讨厌这种争权夺位的事,在他心里,不论坐上王位的是爱德华?二世亦或是丹尼尔还是强纳森,不都是布鲁吗?那么谁坐上那个位子,又有什么好争的?他不喜欢这类斗争的事,是以越来越少回布鲁家。

艾瑞克就向浮云一样,飘忽不定,行踪常让人捉摸不定。他不喜束缚,热爱自由,唯有接到强纳森的命令,才会回到强纳森身边,不然平常时刻,他总是在外漂泊,因此丹尼尔也很少见到艾瑞克。众人见强纳森从来不加管束艾瑞克,也都不便说什么,只好任凭他在外游荡。

艾瑞克今年三十八岁,比邦妮与克莱德长了十岁。虽然鲜少回家,但艾瑞克仍是将同为布鲁家家臣的两人视为弟弟妹妹,两人也将艾瑞克视为兄长。毕竟艾瑞克的建功传奇两人自小耳熟能详,虽然不常露面,但都相当尊敬这个前辈。

艾瑞克用长枪,邦妮崇仰他,也跟着用长枪,克莱德的武艺是邦妮教的,自然也使得一手好枪法,但当他在黎明骑士团时,得与身边的人一样使剑。艾瑞克、邦妮、克莱德当今布鲁家三大枪兵,是继加里坡底之后,新一代的“布鲁长枪”。

邦妮被缚,两人又在异地,艾瑞克的出现真是如获大赦。

艾瑞克将摔在地上的邦妮扶起,发现她无法站直,“妳受伤了?”

邦妮摇头,“直到刚才,我的四肢都一直被缚着,血路不通,手脚酸麻,使不上力。”

艾瑞克点头,扶着她坐上板车,“克莱德呢?”

邦妮一呆,“你怎么知道此行他有跟出来?”

艾瑞克:“我不知道。我只知道你们俩总是形影不离,他怎么会放妳一个人在这里?”

邦妮微微脸红,“他去找圣泉了。”

“圣泉?”长年在外游历的艾瑞克当然也听说过,“二世大人的命令?”

邦妮摇头,“是爱德华王。”

艾瑞克一呆,“爱德华王想要那种东西?”

邦妮:“谁不想要?我们此次就是奉这命出来的。”

艾瑞克转身看蹲在地检视丹尼伤势的丹尼尔,“没事吧?”

“好险那一脚没将丹尼踹伤。”丹尼尔心有余悸,所幸丹尼看来无恙,见到艾瑞克,像见到亲人般绕着他打转。

“丹尼没事,那你呢?”艾瑞克察看丹尼尔,“有受伤吗?”

丹尼尔乍见艾瑞克很开心,笑:“我没事。”

艾瑞克的年龄长了丹尼尔快两轮,虽然丹尼尔贵为王子,但艾瑞克一直将他当成儿子看待。

艾瑞克对他笑笑:“怎么才几日不见,你好像又瘦了?邦妮没亏待你吧?”

邦妮听了,笑着翻了个白眼。

“邦妮对我再好不过了!”丹尼尔笑,“什么几日不见?你怎么都不回家?我好久没看见你了!”

艾瑞克听见丹尼尔说“回家”,才说:“既然你们都没事,我就放心了。听好了,丹尼尔,这阵子你先别回家。”

艾瑞克此言一出,丹尼尔与邦妮皆是一愣。

邦妮:“你这么说是因为二世大人?艾瑞克?他编造出我与克莱德弑君背叛的谣言,要逼我们回家,现在你却要丹尼尔别回家?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艾瑞克:“冷静点,邦妮。妳问这么快不会使我的回答加速,我仍是得从头说起……

与强纳森调查完卡玛女巫的海妖一事后,他跟我说这阵子暂时没事,我没有跟他一起回布鲁家,而是四下闲晃。”

艾瑞克比强纳森长两岁,又从小一起长大,两人情同兄弟,强纳森不把艾瑞克当部下使唤,艾瑞克也不用称他主子,向来是直呼其名。

艾瑞克:“晃着晃着,我就来到这里。本来没事,但近日却听见一个骇人的传闻……说布鲁家的家臣巴罗家与派克家联合起来叛变,不仅暗杀爱德华王还挟持小王子丹尼尔,此刻正逃亡到附近一带,现在这里四处都在通缉邦妮与克莱德……我才离开几日,布鲁家便传出这么大的事,我当然得回去一趟,赶路时,发现了这间小酒馆,你们也知道我多爱喝酒……我才在这里喝了一会儿,便遇上了当地军队,他们在里面饮酒狂欢,都快把我吵死了,正当我决定起身离开酒馆时,却听到他们在庆祝什么,他们为了什么这么兴致高昂……原来他们在庆祝抓到了布鲁家的叛徒与小王子,正在前往将两人送回布鲁家的路上,事成后,将会收到大笔奖金,为此正欢天喜地的庆祝。我听了,本来正要走又回去坐下,决定在一旁继续偷听。没多久,我发现他们一个接着一个倒下,起初我以为是喝醉酒,后来仔细一看,他们全都中毒身亡了,但店里其他客人都没事,我也是,我想并不是酒馆老板,而是有人暗中对着军队下毒。我想出来看你们是否真如同他们所说,被绑在外面,正要出门就看见两个守卫被不知从哪窜出来的刺客一族杀了。刺客一族杀完守卫就来劫丹尼尔,我想,对军队下毒的人就是他们,遂用酒瓶将他们收拾了。”问丹尼尔:“刚才你怎么一眼就认出刺客一族?”

“这已经是刺客一族第二次要抓丹尼尔了,”邦妮沉声,“他们是奉二世大人之命……上一次好险克莱德急中生智,编了个谎,才让他们从本来要暗杀丹尼尔,改为活捉他。”

邦妮将上一次克莱德蒙面劫走丹尼尔,却在那之后遇上刺客一族的事简略说了。

艾瑞克本来就了解爱德华?二世,对于这人会雇刺客刺杀自己的姪子毫不意外。听完之后,潇洒依旧,只笑说:“看来我不在的期间,发生不少事啊!”

艾瑞克笑,丹尼尔也安心不少,跟着笑说:“是啊,所以你就常回家吧!”

艾瑞克笑着摸摸丹尼尔的头,继续说:“不愧是克莱德,不管什么情况下,脑袋永远好使。你们刚才说,他抓走丹尼尔时蒙着面?因为这样是明目张胆的违抗二世大人,他才需要这么做吧?”

邦妮顿时恍然大悟:原来克莱德当时就知道,二世派刺客一族暗杀丹尼尔,才会抢在刺客一族找上丹尼尔前将他劫走,但又不能公然违抗二世的命令,只好蒙面。

当时问克莱德,他也没说清楚,只说是为了保护丹尼尔……为什么不告诉我?邦妮心想。

艾瑞克见邦妮的神情,明白她的心思,“克莱德不告诉妳一定是不想连累妳。克莱德违抗了二世大人的命令,回去得接受惩罚,他不告诉妳是不想拖累妳,毕竟不知者无罪。”艾瑞克看着邦妮与克莱德长大,对两人的关系也很清楚。

邦妮听了,心下着实感动。她深知克莱德将丹尼尔劫走,一定不只是为了保护丹尼尔,也是为了保护她。要是丹尼尔一直与邦妮在一起,她势必会与刺客一族对上,克莱德为了避免这一切,宁可偷偷违抗爱德华?二世,又为了保护她,不让她知道这一切,实是用心良苦。

丹尼尔:“艾瑞克,你刚才要我别回家,是因为二世伯父?”

艾瑞克点头,“爱德华王过世的传闻不知道是真是假,若是假的,自然再好不过。但我不认为有人敢捏**德华王的死讯……”看一眼丹尼尔,又继续说:“总之,我们不知道此刻布鲁家是谁做主,但从现在巴罗家与派克家被通缉来看,强纳森做主的可能性很高。虽然他之前对丹尼尔下不了手,但不代表他现在仍是这样。丹尼尔是正统王位继承人,无论现在掌权者是谁,都可能会为了王位杀丹尼尔,对现况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让丹尼尔回去,太危险了。”

“你说的有理,艾瑞克。”邦妮赞同,“但我们也不能一直待在这里,这里四下都有军队要抓我们……”

“我要回去。”丹尼尔说,将藏在怀里的真理杯摸出,“有一件事我想搞清楚。”

艾瑞克:“什么事?这是什么?丹尼尔?”

丹尼尔将如何得到真理杯,与母亲要自己出来找真理杯的原因都说给艾瑞克听。

听见二世雇用刺客对丹尼尔时艾瑞克不惊讶,因为这就像二世会做的事,但听见强纳森和茱莉亚的事,艾瑞克不再潇洒自若了,这和他一直以来熟识的强纳森不同。

艾瑞克惊的半晌说不出话来,一会儿才说:“没想到……我跟在强纳森身旁这么久,却浑然不知……我还一直觉得,他对哥哥的遗孀很好呢……”

艾瑞克长年不在布鲁家,并不知道强纳森与茱莉亚之间的关系。邦妮也将克莱德打算编造丹尼尔身世的事说给艾瑞克听。

丹尼尔:“我想搞清楚,自己到底是父亲的儿子,还是强纳森叔叔的。”

“现在回去太危险了,”邦妮沉吟,“若你是二王子的儿子,他们会毫不犹豫将你杀了……”

艾瑞克:“但你若是强纳森的儿子,局势就会整个逆转。这是场赌注啊,丹尼尔,一场你输不起的赌注。”

“我知道。但我仍是想确认自己的出身……”丹尼尔紧握真理杯,“好不容易让我碰上这真理杯……”

艾瑞克看一眼真理杯,“借我看看……”

丹尼尔将真理杯递给艾瑞克,艾瑞克将杯子拿在手里看了看,忽然带着杯子往酒馆里走。再次出来时,手上多了个空的水壶与小刀。

艾瑞克上前用小刀在丹尼尔的手指上轻轻划了一刀。

邦妮惊:“艾瑞克?”

艾瑞克抓着丹尼尔的手,让他手指上的血滴进刚才从酒馆里拿出来的水壶里,“那杯子只需要当事人的血吧?就算你不在场也没关系吧?”说完将水壶盖上,“我带着这杯子与丹尼尔的血回去,我会想办法弄到强纳森的血,再将血滴进真理杯,我会弄清楚丹尼尔的身世……”对丹尼尔说:“所以丹尼尔,你先别回去了。”

邦妮仍有点不放心,“艾瑞克,你……”

艾瑞克明白她的意思,“我虽然是强纳森的部下,但和妳一样深爱丹尼尔,我会保护他免于迫害。按照克莱德的计画,无论丹尼尔的生父是谁,我都会对外宣称是强纳森,我会和强纳森一起辅佐丹尼尔上位,毕竟这本来就是爱德华王的旨意。我先行一步回布鲁家搞清楚局势。”

丹尼尔虽然很想亲自确认自己的身世,但现在的处境,一个弄不好,便会牵连到邦妮、克莱德、艾瑞克等家臣,因此就算再怎么想回家,也知道自己不能轻举妄动。

丹尼尔:“我知道了,一切就拜托你了,艾瑞克。”

艾瑞克:“等确定一切安全,再派人来接你回家。”

“这阵子我们要去哪里?”邦妮苦恼,“四下都有人要抓我们……”

艾瑞克:“你们听过伊利亚人的保护区吗?”

两人摇头。

艾瑞克:“也对,你们才刚踏上这里不久。简言之,待在这块土地上的,本来是伊利亚人,后来王在这里兴建都城,将王都赐给巴尔人,巴尔人就顺理成章的成了这里的统治阶级,他们占有大多数资源,将伊利亚人往山脚下赶,并在山脚下兴建保护区,要他们住在保护区里。”

邦妮:“你要我们逃至保护区?”

艾瑞克点头,“不用真的进到保护区,待在那附近就行,毕竟那里较少军官,能降低你们被抓的机率……等事情一定,我也知道要去哪里找你们。”

邦妮点头,问丹尼尔:“丹尼尔,你觉得呢?”

丹尼尔知道家臣们都是为了自己在奔走、绞尽脑汁,提出的都是针对现况的最适选择,都说到这份上了,岂有不同意之理,欣然接受:“好。”

当下艾瑞克向丹尼尔与邦妮大致说明了保护区的地理位置,三人决定明日天明就启程。

艾瑞克带着真理杯往布鲁家疾驰,丹尼也和他一起回去,但不能让人发现丹尼和艾瑞克一起,这样艾瑞克会被逼问丹尼尔的行踪,艾瑞克一路都让丹尼坐在自己身前,直到快到布鲁家就先放丹尼下马,距离近,这家伙认得回家的路。

艾瑞克到布鲁家门前时,不禁吓了一跳。

只见城堡门前竖立着一根根长枪,枪头上各插着一个人头。艾瑞克认得,这一排人头是派克家的人,邦妮的家人。

艾瑞克勒马急停,马放声嘶鸣,仰着蹄走了几步才停下来。

艾瑞克虽然身经百战,什么场面没见过,但回到家看到同为家臣的人全部被斩首立于家门前,这还是第一次,心下惊愕万分。

“不许动!”

一名弓箭手喊,门前一排弓箭手正将箭头指向艾瑞克,只要一声令下,艾瑞克顿时会被万箭穿心。

“在没弄清楚身份前,不许再往前靠近一步。”弓箭手喊。

“我是艾瑞克?加里坡底”,艾瑞克对着城堡大喊,“强纳森大人的第一近卫,不认得我了吗!”

弓箭手听了,似是有些迟疑,派人去通报。但门前一排弓箭手仍没将对准艾瑞克的箭放下。

是太久没回家,还是我这副模样太邋遢,他们才不认得人,艾瑞克心想。

盯着那一排人头:都是派克家的人,没有巴罗家或是其他家……二世大人与强纳森联手对付丹尼尔?既然这样,为什么克莱德会被通缉?

等了一阵,大门才打开,强纳森骑着马亲自上前迎接。

弓箭手们都退下去了。

“艾瑞克!”强纳森看见艾瑞克很高兴,“什么风这么厉害,能将你送回家?”说着下马。

“家里事闹那么大,能不回来吗?”艾瑞克也跟着下马,与强纳森并肩往城堡走。

强纳森:“你都听说了?”

艾瑞克点头,“我正是从西南方来的……”

强纳森:“你有遇上丹尼尔吗?”

艾瑞克摇头,“我应该吗?他在那里?”

强纳森:“有消息说丹尼尔在那……既然你从那里来,想必已听说……”

艾瑞克:“邦妮与克莱德被通缉?我知道,但为什么?外面传闻说他们密谋杀了爱德华王,劫走丹尼尔?你不会也这么相信吧?强纳森?”

“……刚才你看见了吧?”强纳森示意门前那一排人头,“派克家的下场,这是杀鸡儆猴,以防布鲁家又出现心怀不轨的叛徒……”

“派克家不是叛徒,你深知这一点,”艾瑞克眼神锐利,“他们自始至终都对爱德华王忠心耿耿,这点有目共睹,无庸置疑。”

艾瑞克知道强纳森知道,他只是迫于二世,二世是现在布鲁家的实质掌权者。

艾瑞克:“爱德华王呢?真的过世了?”

强纳森:“当然是真的,我怎么会拿自己父亲的生死开玩笑?”

艾瑞克:“谣言里叛变的是派克与巴罗,为什么只杀派克家?巴罗家呢?他们人呢?”

强纳森:“他们隶属爱德华,我无权干涉。总之,现在最重要的是将丹尼尔找回来,他和邦妮与克莱德待在一起太危险了。虽然你才刚回来,但我们立刻要出门了。”

艾瑞克:“去哪?”

强纳森:“去你刚来的地方。”

艾瑞克:“你要亲自去将丹尼尔找回来?”

强纳森:“不完全是,我要去和中陆王会合,我们要去找圣泉。既然路上发生丹尼尔这样的事,我得去增援。”

艾瑞克:“你亲自去?黎明骑士团呢?”

强纳森:“他们被爱德华派出去办别的事了。”

艾瑞克:“都什么时候了?还有什么别的事?”

强纳森:“我不能透露太多,只能说是攸关北境的事。”

都说到这里了,艾瑞克也就明白野心勃勃的二世打算干什么。远交近攻,黎明骑士团想必正在为与北境的外交奔走。

强纳森见艾瑞克明白,继续说:“据国军传来的消息,克莱德已被国军交给同在附近的中陆王。他们见中陆王打着布鲁的旗帜,便认为他是布鲁家的人。”

艾瑞克一愣:“那个中陆王为什么会打着布鲁的旗帜?”

强纳森便将爱德华王托李奥带着丹尼尔找圣泉的事说了。

艾瑞克:“你相信那东西存在吗?强纳森?”

强纳森:“不管相不相信,我都得去一趟,我们有军队在那里。你和我一起去吧,明天启程。”

艾瑞克:“当然。走之前,我想看一下爱德华王的墓。”

两人来到布鲁家墓园。

爱德华王的墓庄严肃穆,被人整理的干净,与一旁辞世多年的儿子葬在一起。二王子丹尼尔的墓碑前被人摆了些花,艾瑞克认不得那是什么花,只觉得一丛丛幽蓝摆在那里挺好看的。这些花看起来被摆在这里不长不短的时日,说长,却仍未枯萎,说短,却已鲜嫩不再。

艾瑞克在布鲁家见过几次这种花,但他长年不在家,想不起来这花都种在哪里,为谁所种,想着必定是哪里的下人,遵循爱德华王的指示常来二王子坟前打理。而爱德华王自己的墓,倒是孤高清冷,什么都没有,一代金贵的王纵使生前拥有多少领地,死后也与常人一样,只能占眼前一方地安身。

艾瑞克走至爱德华王墓前,蹲下身轻抚墓碑,陷入长久的回忆。

加里坡底一家全为了爱德华王牺牲,艾瑞克却没有因此成为无依无靠的孤儿,爱德华王对他如同亲儿子一般,艾瑞克能有今日,全是拜爱德华王所赐。

爱德华王之于艾瑞克,既是君,也是父。

艾瑞克盯着爱德华王的墓,百感交集。

良久,艾瑞克才对墓碑轻声说:“您放心,我会好好照顾丹尼尔。您不会这么快就见到他。”

艾瑞克知道,比起布鲁家,爱德华王更重视丹尼尔。比起守住布鲁家,爱德华王更想保住自己的孙子。

“二世大人呢?”艾瑞克起身,“总不会与我们一起去?”

强纳森摇头,“得有人留守,他会留下。”

艾瑞克点头。

强纳森轻拍艾瑞克的肩膀,“今日好好休息,我们明早出发。”说着先行离开。

艾瑞克一个人至高塔下徘回。他知道这里是二王子丹尼尔最喜欢的地方,也是爱德华王最常来的地方,昔日爱德华王丧子常来这里思念儿子,今日换他来此思念已故爱德华王,看一眼高塔,高耸巍峨,冷冰冰的矗立在寒风中,直入云端。这座高塔早在布鲁家庄园在此兴建之前就存在,它在这里见证过多少出生、多少死亡?这座高塔,比布鲁家两任继承人都还要长久的站在布鲁家的土地上。

“艾瑞克?”

艾瑞克回头,只见伊芙琳有点惊讶的看着自己。

伊芙琳:“刚才听说你回来了,原来是真的!”

艾瑞克与伊芙琳并不熟悉,就连话都没说过几句,只知道她是茱莉亚的侍女,丹尼尔的保母,见她看见自己这么惊喜,微感奇怪,向她点头,就算是打过招呼了。

“你刚才盯着高塔发呆,是在想什么吗?”伊芙琳走近,手上提着个竹篮,篮子上覆盖着一层白布,让人看不见里面东西。

艾瑞克不愿多说,“没什么。”转身就走。

“等等,”伊芙琳追了上去,“听说你刚从大陆西南方回来,怎么,你有遇见丹尼尔吗?”

艾瑞克摇头,“没有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怎么会呢,”伊芙琳失望,“我听说他在那里……那么他会去了哪里?”脸上神色担忧。

艾瑞克见状,心想可能是茱莉亚派伊芙琳来向自己打探丹尼尔的消息,安慰:“丹尼尔不会有事的,妳要夫人放心好了。”

伊芙琳愣,“什么?”

艾瑞克:“不是夫人要妳来向我打探丹尼尔的吗?”

“是……是啊……”伊芙琳眼神闪烁不定,“她很担心丹尼尔……”

艾瑞克:“明天我就要启程,我会找到丹尼尔,妳们放心好了。”

“明天?”伊芙琳惊,“这么快?你与强纳森大人一起去吗?”

艾瑞克点头,“怎么了?”

伊芙琳不语,神色凝重。

艾瑞克见她这副模样,心想:她为什么这副表情?……难道是见了派克家被斩首示众,又听说了邦妮与克莱德的谣言,担心丹尼尔吗?

“我不知道妳听到多少,”艾瑞克安慰,“但是相信我,那些都不是真的。我们会将丹尼尔平安带回来,重振布鲁家。”

伊芙琳:“……二世大人也会与你们一起去吗?”

艾瑞克:“不,得有人留守。”

伊芙琳:“……我得和你谈谈,艾瑞克。”

“进屋谈吧!”艾瑞克环顾四周,“要起风了,会越来越冷……”

伊芙琳坚持,“就在这里谈。”

她坚持在这里,是为了避人耳目?艾瑞克心想。

伊芙琳四下张望,确定左右没人,才说:“这事只能仰赖你了,艾瑞克。我不知道还能向谁求助……你知道爱德华王是怎么死的吗?”

艾瑞克一愣,便知道爱德华王的死另有隐情,立即摇头。

伊芙琳:“是被二世大人和强纳森大人亲手害死的!”

“什么?!”艾瑞克这一惊非同小可,“这话可不能随便说,妳从哪听来的?”

伊芙琳:“这不是听来的,是我亲眼所见。除了布鲁家的人,谁也不能上这高塔,当时,我就在高塔底下,就在这附近……我亲眼看见爱德华王从塔上摔下来,我急忙上前察看,猛一抬头,虽然只是一瞬间,我确定当时二世大人与强纳森大人有从窗台探出头来看……”

艾瑞克:“妳确定没看错?上面没有其他人?”

伊芙琳:“我当时没去通报,而是在一旁躲起来,亲眼看见二世大人与强纳森大人一前一后从高塔出来……当时塔里确实只有他们俩,是他们两个杀了爱德华王。”

“妳确定?”艾瑞克不敢置信,“妳也说了,那只是一瞬间,且妳从这么低的地方往上看……”

伊芙琳:“我知道我看到什么。若爱德华王是不小心摔下去,他们应该要慌张的下楼察看,而不是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,等人来通报爱德华王的死讯才故作惊讶。”

艾瑞克:“我不明白……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……难道只因为王位?”

伊芙琳:““只因为王位”?这话也只有你这样的闲云野鹤说得出来……你不明白,他们愿意踩着多少人的尸体,只为了爬上那王座……爱德华王被解决了,他们却对外放出消息,指称爱德华王是被派克家与巴罗家联手背叛谋杀,还将丹尼尔劫走,捏造这些都是为了将丹尼尔与邦妮和克莱德抓回来。”

艾瑞克想起被斩首的派克家,“他们要杀邦妮?”

伊芙琳:“巴罗家隶属二世大人,他们不会有事。但派克家不一样,他们支持丹尼尔,二世大人与强纳森大人现在要除掉的就是丹尼尔,他们会毫不犹豫将他的势力除去……你看见他们怎么对派克的……邦妮是最后一个派克……”

“就算强纳森要杀邦妮,他也不会要丹尼尔死,他……”艾瑞克欲言又止。

伊芙琳知道艾瑞克想说什么,“你是指他会因为担心丹尼尔是他的儿子而有所顾忌?”

艾瑞克惊:“妳知道了?”

伊芙琳:“我跟在茱莉亚小姐身边很长时间了,她没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。当年她与强纳森大人的事,我早就知道了。”

艾瑞克:“因为这样,强纳森不会杀丹尼尔吧?”

伊芙琳:“那是当时,但现在情况不同了……”

艾瑞克:“有什么不同?”

伊芙琳深吸一口气,“茱莉亚小姐怀孕了。”

艾瑞克惊,“什么?!”

伊芙琳:“而这次,千真万确是强纳森大人的孩子。强纳森大人不想再继续猜测丹尼尔是否是自己的儿子,这次,他确定有自己的亲生孩子,他能毫无顾忌的将丹尼尔杀了,与二世大人争夺王位,并将王位传给他真正的孩子。”伊芙琳说完,打了个寒颤,担心自己所说会成真。

艾瑞克以为她会冷,脱下外衣罩在她身上,她娇弱的身形在风中颤抖,像极了一朵在寒风中仍奋力抵抗不愿被吹散的花。

艾瑞克:“茱莉亚夫人知道吗?她知道她宝贝儿子的处境吗?或许她能劝强纳森?毕竟无论丹尼尔的生父是谁,他终究是茱莉亚夫人的儿子。”

“劝?”伊芙琳失笑,“茱莉亚小姐同意这事。”

“同意?!”艾瑞克大惊失色,“妳是说茱莉亚夫人不仅知道强纳森要杀丹尼尔,还同意?怎么可能?”

伊芙琳:“她虽然没有明着说同意,但她知情却毫无作为,等同默许……你不明白,当时小姐并不想嫁给二王子丹尼尔……”

艾瑞克:“就算不想,这与丹尼尔有何相干?丹尼尔仍是她的儿子吧?”

伊芙琳:“比起一个不知道是和谁生的儿子,她更想要自己与爱人的结晶……这次,茱莉亚小姐能确定腹中孩子的父亲是她真正的爱人。”

“太荒唐了……”艾瑞克不敢置信,“难道她对他人的爱竟然更甚对自己的儿子吗……”忽然想到,“刚才不是茱莉亚夫人要妳来向我打探丹尼尔的吧?”

伊芙琳不答。但即使她不说,艾瑞克也能从她的眼中得到答案。

艾瑞克:“是妳吧?妳是丹尼尔的保母,妳对丹尼尔的关心不会少于他生母……反而还更多……”

伊芙琳:“请你别告诉丹尼尔,请让他深信自己有一个深爱他的母亲。”

艾瑞克轻声叹:“我的天啊……”

伊芙琳:“这事只能仰赖你了,艾瑞克。既然你要与强纳森大人同行去找丹尼尔,请你保护他。向来保护他的派克家已被灭了,我又不能将这事托付给巴罗家。但你与其他人不一样,不慕荣利,又无派系,你在布鲁家是唯一自由的人,丹尼尔能托付给你。你不一定要带他回来,要是能让他在外面过着安稳的生活,他不一定要回来称王。”

艾瑞克:“妳确定?这样妳有可能永远无法再见到他……”

伊芙琳深吸一口气,“要是这样能换得他平安,也值得了。”目光含泪,“求你救我儿子,加里坡底。”

艾瑞克:“别这么见外,就算妳不这么说,我也会这么做的,丹尼尔也是我的儿子,我不会让他这么早去见爱德华王……”想起爱德华王,“对了,为什么爱德华王过世那天,妳会这么刚好路过?妳常来这里?”

伊芙琳点头,看向远方,“我来扫墓……”

这回答有些奇怪,毕竟高塔与墓园并不顺路,自己也是因为想来爱德华王身前最常待的地方缅怀爱德华王,才会从墓园绕来这里。

微风拂过,将伊芙琳覆在竹篮上的白布轻轻撩起一角。

艾瑞克眼神锐利,虽然只是一角,仍是敏锐的捕捉到藏于底下的一抹蓝─那是同二王子丹尼尔坟前那一丛丛一般的蓝。  19428/11028128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